现在的位置-理论园地

“台”与“臺”之异同

上传时间:2011-04-15  浏览量:17356

    作为一位台州人和书法热爱者,对台州和天台的“台”字,由于在实际应用中繁简出错率较高,故作一番考证说明。
台州和天台的“台”字作为地名,为何不能写成繁体字“臺”,,一方面可从历史上得以考证。
台州最早的道教神话传说当推天台山,《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卷一云:轩辕皇帝“往天台山 受金液神丹”。东晋孙绰曾在其《天台山赋》中对天台山作了十分动人的描写:“天台山者盖山岳之神秀也,涉海则有方丈蓬莱,登陆则有四明天台。皆元圣之所游化,灵仙之所窟宅。夫其峻极之状,嘉祥之美,穷山海之瑰富,尽人神之壮丽矣”。
道教何时进入天台山,已难确考。三国时之葛玄,或许是居天台山较早之道士。明释传灯《天台山方外志》卷十载,葛玄年十八九,仙道渐成,入天台赤城精思念道,遇左元放授以九丹金液仙经。
魏晋南北朝时,天台山已建有一批道观。最早者是孙权为葛玄所建之天台观,唐徐灵府《天台山记》云:“天台观,在唐兴县北十八里、桐柏山西南瀑布岩。旧《图经》云:吴主孙权为葛仙公(玄)所创,最居形胜。”
 “台州”原属会稽郡,三国时分会稽郡东部置临海郡,直到唐武德五年改名台州,“因天台山为名。”据临海徐三见先生考证,古人所说的“天台”,并非确指今天的天台县,应是“台州之通称”。
天台山名最早见于《内经•山纪》。南北朝齐代《陶弘景真诰》曰:“山有八重,四面如一,顶对三辰,当牛女分野,上应台宿,故名天台”。
另一方面,台州、天台县的“台”字为什么不能读作tái音,要读作tāi音,可从文字学上得以考证。
“台”的【字形】:
【构造】:是会意字,与以、厶同源。在甲骨文中是头朝下的胎儿形。金文另加义符口(象征胞衣),强调怀胎之意。篆文上边胎儿稍繁,隶变后楷书写作台。是胎的本字。
【本义】:“《说文•口部》台,说(悦)也,从口, 声”析形不确,所解释为引申义,本义当为怀胎。
【演变】台读tāi,本义怀胎。怀胎叫有喜,故又为“怡”,引申为事物的萌芽而又为“始”。又读作tái借用作星宿名:“三台星”。由星宿名又引申用于人事,比称三公:历位九卿,遂登台辅、台席、兄台。后用作敬辞:台启、台鉴。台作偏旁后,繁化为 “胎”从月(肉)从台会意,台也兼表声。从台的取义的字都与怀胎等义有关。如今台又作了“檯、臺、颱”的简化字
【臺、檯、颱】tái  (小篆)
 
会意字。篆文上边像臺上建筑顶部的装饰,中间是高的省略,下边从至,表示是人们登临游观的方形高而平的建筑物。隶变后楷书写作臺。如今简化借用台来表示。
《说文•至部》:“臺,观,四方而高者。从至,从之,从高省。与室屋同意。”本义为用土筑成的供人们登临游观的方形高而平的建筑物。
臺,由本义引申泛指①高平的建筑物:经始灵~,经之营之;舞~;戏~;平~。引申指②像臺样的东西:锅~;井~;窗~。又引申指③像臺的家具:写字~;讲~;妆~;柜~。此义后来另加义符“木”,写作“檯”来表示。戏在臺上演,故又用作④戏的量词:一~戏。又指⑤臺湾省的简称。又用作“颱”,表示⑥颱风。以上各义如今简化都用“台”来表示。
台tāi,如今仅在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山使用。作为“臺”的简化字的“台”tái,如今既可单用。也可作偏旁;台不是《说文》部首。臺现今仍归入至部。凡从臺取义的字皆与高起等义有关。以臺作声兼义符的字有:儓、擡(抬)、薹。
综上所述,无论是使用简化字还是繁体字,台州、天台、兄台的“台”字都不能写成“臺”。然而现在很多地方仍有不少人把台州写成“臺州”,把天台写成“天臺”,这是为什么呢?
由于为走拼音化道路和速成扫盲,过于简化汉字,一定程度造成了中国文字系统的混乱,使现在电脑上必须使用两套汉字系统,有些字老是在繁简转换中出错,对汉字文化圈的交流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台字的繁简出错率是比较高的,如天台县的厂名,台州市的繁体字印刷品,以及外地书家写台州的书法作品中屡屡可见。
还有 “里”字,其本义是乡里,又用作长度单位。故里和千里的“里”字不能繁化“裹”、“裡”。以及头发的“髮”与发展的“發”同简化为“发”等还原时容易出错,这都是简化汉字造成的。
过分简化汉字使繁体字腹背受敌,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大陆,我们喝简体字奶汁长大的一代,已没有了对繁体字的文化亲情,更缺乏对古典文化的热爱。国家语言文字委的行政权威——繁体字属于“不规范”汉字;学校教育中禁止书写繁体字;公共场合禁止使用繁体字。这也是切断阅读和书写者的历史记忆和文化血脉。影响了华夏文明的复苏和传承,也影响了祖国的统一大业。有人称从“愛”到“爱”的转型,正是“心”和“灵魂”的丢失,现在繁体字只有在古文字研究者和书法爱好者中获得年轻一代的支持。
参考文献
(1)民国《台州府志》卷100。
(2)《宋文(选):游天台山赋》,李善注。
(3)清张联元撰《天台山全志》卷二,
(4)袁珂《山海经校注》杨慎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7月出版。
(5)《天台方外志》卷十、卷四,上海集云轩校印,1912年
(6)谷衍奎《汉字源流字典》,华夏出版社2003年1月出版
(7)徐永恩、徐三见《“天台”考辨》,《浙江学刊》1985年04期
(8)许慎《说文解字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10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