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群文活动

展讯|三门籍著名画家 倪绍勇中国画——人物写生作品展

上传时间:2023-10-10  浏览量:956


为赋美国庆,艺享中秋,9月28日,三门县文化馆西区文化艺术展厅隆重推出现代浙派水墨人物画艺术大餐——倪绍勇中国画展。

本次展览共展出倪绍勇先生不同时期中国人物画写生作品40余幅,其作品形象感觉精确,笔墨方式严实;组合平中求深度,意境追寻着自然。无论是夕阳辉映下的渔民、雪山顶上的藏族女民兵,还是席地休息的陕北老汉、明眸善睐的傣家少女,无不体现了倪先生对事物的敏锐美感,对生活的激情观察。而其大胆善用艳丽色彩,努力还原事物自然本色的用色用笔变革,往往逼人眼球,使人耳目一新。




展出地址:三门县文化馆西区文化艺术展厅    
展出时间:2023年9月28日—2023年10月28日
展出地点:西区三门文化艺术展厅

主办单位:中共三门县委宣传部、三门县文广旅体局、三门县档案馆、三门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办单位:三门县文化馆、三门县美术家协会


倪绍勇




(1941年一2023年)
浙江省三门县沙柳街道南亭人
1964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
少年儿童出版社编审
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
长期从事连环画、书籍插图和中国画创作
作品多次被国内外多家出版社出版发行,并多次在国内外获奖
水墨连环画《木兰从军》
荣获第六届全国美展佳作奖
水墨连环画《愚公移山》
荣获第四届全国连环画三等奖
插图《上下五千年》
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署颁发的第一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
荣获团中央和文化部颁发的"中国青年优秀图书奖"
美术片《蝶双飞》美术设计
荣获第十八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美术片奖
荣获上海电视台1977年度小百花奖
美术片《螳螂捕蝉》背景设计
荣获首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F 组二等奖
美术片《长在屋子里的竹笋》人物造型和背景绘制
荣获第三届萨格拉布国际电影节一等奖
美术片《雪狐》背景设计
荣获国家电影电视总局颁发的1998年度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美术片奖



同学、画友印象




我的老同学倪绍勇开画展了,我真为他高兴,因为他平时谦逊而内向,多年来总是对自己画的作品不满意,似乎也听不进同行朋友好的评价与催促,展览之事一拖就是好多年。

想起64年学生时代我与倪绍勇、李绍然一起合作画"茶农苦难家史"连环画毕业创作,同去杭州梅家坞深入生活,住在主人翁全国劳动模范卢正豪家同吃、同住、同劳动(三同),非常兴奋,第一天我们就喝了许多龙井茶水(茶农往往将茶末留着家用,其实是最好的东西),大约因为喝太多了,三人睡在卢家客厅里,竟一夜未眠,只好睁眼吹牛到天亮。后来该创作在65年"美术"杂志上发表,当年这属非常难得之事。

绍勇之造型能力,在学生时代便在班上名列前茅,尤其学方增先老师的笔意写生,画风学得最象,有时几乎可以乱真。绍勇平时给人往往有讷于言之感,其实他敏于心,谁的画作要让他看上实属不易,有次谈画,我指着画册中自己满意之近作,问他"如何?",他笑笑说"也不咋的!"。

多年来,他的画我也看过不少,从许多反复琢磨的画稿中,看出了他的思考、实践、与实验的历程与精神,似乎他一直处于一种不确定但却极勤奋状态之中,其实同行朋友的赞扬与肯定,或者意见与期望,他都听进去了,但他一直守着自己的理念与追求,同时也一直在作新的审美上跨步,以期提升绘画之风格与表现力的拓展。

绍勇造型从年轻时便很坚实,而对事物美感特敏锐,对生活的观察很具激情。因此其作品中的人物往往,从感情到动态以及人群的构成生活的气息,都很纯朴而浓郁,作品往往很逼人之眼球。

绍勇无疑从方增先等老师处汲取到很多艺术养份和技法观念,毕业后又按自己的审美理解,找寻着自己的绘者语言,这些年已形成自己的鲜明画风,形象感觉精确、笔墨方式严实,组合平中求深度,意境追寻着自然。

要画好人物画实在辛苦,其涉及修养面广,笔墨与造型需贴切,风格要能脱颖而出,尤其要与前辈及同辈们拉开距离这更不易,它也不如画山水或花鸟画那样有更多的空间自由与随性,加上绍勇又是一位性格上严谨有余而洒脱欠多的画家,要进入一种自然而自由之境界,肯定会比他人多一番辛劳。

看了绍勇的许多作品所透出的鲜活而饱满之气,我想作为老同学,老朋友们都会非常赞赏与感动的。

吴山明
写于杭州中国美术学院



1972年春节过后,当时的上海美术创作办公室召集部分美术作者,为尼克松访华创作布置画。那天开会,召集人朝我身后招呼,我回头,看见角落里坐着一个瘦高个子,一身打扮活脱刚进城的农民,后来我知道他叫倪绍勇,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现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工作,是方增先老师的得意弟子。这次集中创作,我们一同分在中国画创作组。

老倪当时年方三十,水墨人物画的功底已相当了得。他的造型能力强,创作经验丰富。那时我初涉中国画,每每看他作画总是心怀虔诚,看得入神。记得他有一幅名为《稻花香里说丰年》的作品,画的是一位老农正喜滋滋地看着田里丰收的稻谷。我看着他起笔收笔,回峰转折,挥洒自如,感觉十分过瘾;画到稻穗时,又见他反复点虱渲染,因为我缺乏经验,所以很好奇最终的效果,待裱好一看,真是精彩极了,我更是知道老倪的身手有多厉害!

看老倪作画的过程,我同时见识到他的认真。就说《稻花香里说丰年》这幅画稿,他反反复复画了近十遍,我至今还保留着其中的一幅。对待艺术创作,他从不肯有丝毫马虎。

1978年,我和老倪同时调入少年儿童出版社。那时,他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以单位资料室边上的一个小房间为家,既用作全家起居又兼自己的工作室。老倪生活简朴,在穿着上不习惯多花一点时间。他做的饭菜让人实在不敢恭维,为了省事,常把所有的食料佐料一股脑儿放进一口大铝锅里煮,不分先后,不论火候,还吃得津津有味。

生活中更能够吸引老倪注意力的是工作、学习和艺术创作。除了上班,他就在那间陋室里作画、写字、看书。老倪喜读书,他常常会读书到凌晨二三点钟。因为看的书多,知识面广,满腹学问,从前美影厂的同事们都称他为老夫子。

在少儿社,老倪除了做大量编辑工作外,还为儿童读物创作了许多精美的图画,其中他为《上下五千年》所作的插图就是突出的例子。顾名思义,这套书的容量之大,牵涉的历史知识面之丰富,是前所未有的。美术作者除了要保证一流的艺术水准,还必须熟知五千年中国社会的变迁、朝代的更替,以及建筑、服饰、兵器、风俗、家具、摆设等诸多特征,没有丰富的历史、考古、社会等各方面知识是无法胜任的。老倪毅然挑起这个重担,先后创作了黑白插图三百余幅、彩色插图一百四十六幅,可说是一个重量级的美术创作工程。

老倪是浙江三门人。离开家乡几十年,但他从未淡忘自己是渔民的儿子,退休后他多次回乡收集素材,创作了一大批反映渔民生活的中国画作品——饱经沧桑、脸上爬满皱纹的老者,健壮结实、肤色黝黑的青年渔民,心灵手巧在编织渔网的姑娘,展露优美舞姿的女孩……每一幅都凝聚了他对家乡的热爱,以及对父老乡亲们深深的眷念之情。

老倪的中国画功力根植于传统,他学习古人但并非拟古不化。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他就大胆尝试用色用笔上的变革,他用别人不敢用的艳丽色彩,努力还原事物的自然本色。这些表现渔民生活的作品,把他多年来的艺术实践发挥到了极致,给人耳目一新之感;艺术的深入尝试和实践也不时激发他的创作情感,这一切也赋予作品一份特别的神采。

悄无声息间,我和老倪相识相知已有四十多个年头。因为熟知,我们几个同事常会肆无忌惮地叫他"乡下人",这个称谓在上海基本上是贬义词,但我们用它来称呼他,是取其原有的那份大地之气,因为他的纯真、朴实、善良、耿直,始终保持着劳动人民的本色。

"乡下人"老倪十分重情义,待人友善,跟人相处总是心怀感恩。早些年,老倪的两个男孩在上海没户口,又是格外能吃的年纪,几个朋友会把积余的粮票调剂给他。时过境迁,粮票早已作古,这件事大家也都淡忘,但是他仍时不时提起。

说到老倪耿直的秉性,我还没见过比他更率真的同行,要是你拿画请他提意见,最好想仔细了,否则脸皮薄的话难保不觉难堪,因为他会把自己的看法完全不加掩饰也毫无婉转地说出来,毫无疑问,对于真正希望得到帮助的人来说,这是最好的礼物!

在写这篇短文时,我回想起那个坐在角落里的青年,想起我们这么多年来淡如水的交往,还有我们纯真的友谊和热切的问候......心灵深处生出感动与温暖。

韩硕 
上海中国画院艺委会主任






倪先生人物画堪称得方增先之正传,渊源有自,靡不入古。仿佛游子魂归故里,愿其作品中奔放的笔触、沉郁的生活气息能扣动家乡人的心弦。